南平

王健林旗下万达网科员工遭集体裁员 超千人已接到通知

2018年02月03日来源:综合新闻澎湃新闻房产时评责任编辑:zhangsijie

王健林曾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现在正面临着生存艰难的局面。
  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万达网科”)从当天开始大规模裁员,据称要从目前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职能部门,这意味着网科人员将从最高峰削减95%。

王健林旗下万达网科员工遭集体裁员 超千人已接到通知

口头通知员工签字离职,不签的会将合同快递到家
  “今天一早到公司,上级领导就通知要裁员,领导和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在房间里,把员工一个个单独叫过去谈话,并且告诉我们签不签协议都一样要走人,不签协议也没用,公司会单方面终止合同。如果不签的话,会把合同快递到家庭地址。现在已经通知1000多名员工了。”上述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集团现在不仅项目都停了,而且还拖欠供应商的款项。”
  澎湃新闻获得的这份《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内容显示,公司与员工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劳动合同,此外,万达网科向离职员工支付1个月工资作为代通知金,支付2个月工资作为补偿金,万达网科为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到2017年12月为止。
  但对于缴纳社保这一条,有万达网科的前员工称,在6月份离职的员工曾表示,之前万达网科承诺社保交到下个月(即7月份),但实际上并未交足。
  同时,万达网科要求员工提交个人提交的辞职申请。内容显示,“因个人原因,我要求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与公司于X年X月X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终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并终止全部的劳动待遇……即日起,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不会发表对公司不利的言论等。”
  劳动合同解除通知
  辞职申请
  劳动合同解除证明
  协议
  “他们口头上说签不签都一样,并且没有任何公司官方形式通知或者邮件通知,就是HR拿着协议找你一个一个聊,当面就说你只是个别情况。”该知情人士表示,“连领导都通知了,让被裁的领导和普通员工谈,万达网科的整块业务要砍掉。当时好多人都是被16薪(年收入=16个月月薪)忽悠进来的。”
  汹涌新闻得悉,目前还未签署协议的职工有着“N+1+4”的诉求。该知情人士解释所谓的N+1+4的意思是,N+1是裁人补偿,4是年终奖,也就是说一年有16薪。但是现在被要求在12月30日之前悉数走人,也就是说职工底子拿不到年终奖的4薪。
  汹涌新闻看到的现已签署“辞职文件”的名单里,除了现已在万达网科工作一年以上的职工,甚至在本年4月份、5月份新进来的职工也在其中,有部分职工现已签署了文件并被标示为:2017年12月28日离职,在岗时刻仅有半年左右。
  此前曾有报导称,万达网科要裁人70%,裁人的规范是尚在试用期的职工没有理由的一概不给转正,直接走人;有审计问题的,比如在2016年双十一中有刷单状况的走人;年终查核B以下的走人。
  “查核规范一改再改,我的年中查核在B以上还是走人了。”前述知情人士表明,万达网科在更改职工的查核规范上采纳,如果本来是ABC层次,C以上合格。但相同的分数会改成A+、AB+,本来的A就变成了B+。
  其实,万达网科裁人的音讯此前现已被爆出。
  12月21日,万达网科公有云效劳板块被爆出部分事务部门闭幕的音讯。音讯称,万达云公司销售部、市场部、解决方案部等部门闭幕,闭幕的原因则是公司与IBM的协作商洽并不顺畅。而仅仅在4个月前,万达还发布了云效劳在本年年底约请试用的时刻表。
  汹涌新闻了解到,人员调整的音讯基本能够承认,但并不清楚调整是否触及公有云板块所有职工。其时有万达内部人士称,这个(与IBM协作)项目仍在正常进行,下一步,万达还将持续推动IBM公有云技能在我国的落地。关于此次调整,是两边在协作推动中,依据实际状况,在角色定位、推动节奏及责任责任作出的相应调整。
  王健林曾宣告万达网科要在2020年完成全体上市
  万达网科科技集团是万达集团在进行第四次转型时的效果。万达网科旗下主要有四大事务板块:包含数字商业、才智日子、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效劳。
  就在10月26日,万达网科旗下的飞凡APP还进行了功能晋级。彼时,万达网科称,飞凡APP发布以“逛”为中心定位的全新产品版别,引导用户从单纯线上“买买买”回归线下“逛逛逛”的实在日子和社交体验中。
  2016年10月,万达集团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集团平分拆独立出来,分拆之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稳妥、出资事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由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董建岳担任。
  按照网络科技集团官网的介绍,网络科技集团的愿景是将实业与互联网结合,做成大型开放型平台公司,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消费服务。
  此外,王健林更是为万达网科组建了一支豪华的高管队伍。
  今年2月,万达网科的高管团队基本组建完毕,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万达网科副总裁一职;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的王济涛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的梁嘉声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通知汹涌新闻,王健林对网科集团的期望值是比较高的。但万达网科的事务形式整理的不清楚,除了金融科技板块有获利之外,其他的板块事务一向都不清晰。
  其实关于万达网科事务形式的问题,王健林也曾在万达集团2017年的团拜会上提过。当时王健林称,现在除了网络和金融公司(即万达网科),其他公司的事务板块根本成型,事务形式也看得清楚了。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在当时就强调,2017年将是万达网科要害的一年。
  数据显现,2016年,网络集团收入41.9亿元,完结方案的103%;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结方案的127.7%。王健林在2016年万达集团的年会中的讲话中表明,2017年网络集团收入要到达65亿元,金融集团收入到达265亿元。
  王健林关于万达网科的期望不只停留在简略的收入要求上。
  在万达集团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明,集团同意了万达网科2017年至2019年的发展方案,一起同意五年资金方案。依照这个方案,万达网科要力求2018年完成整体获利,2020年获利过百亿,完成万达网科的整体上市。
  确实,王健林在为万达网科寻觅资金。
  王健林曾表明,万达网科方案募资100亿元,在2017年上半年要完结演示项目和估值评估陈述,三季度开端私募。王健林称,“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资人,不是彻底找朋友圈,不能彻底找财政投资人。”
  愿景是夸姣的,现实是严酷的。
  9月份,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推迟原定于今年进行的15亿美元融资方案,时间推迟到至少2018年年初。

  • 意向区域
  • 价格